阿拉善新闻网-阿拉善新闻门户

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:上海普天亏损、转型问题待解

2019-04-01 09:09:29     来源:阿拉善新闻网     作者:刘欣

  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:上海普天亏损、转型问题待解
上海普天称主动退市主要考虑股民利益;公司连年亏损,多次卖旗下资产,曾财务造假被处罚

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:上海普天亏损、转型问题待解

  3月28日,上海普天位于宜山路的办公楼,公司在这里办公多年,但因地铁改造项目,公司准备搬离。

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:上海普天亏损、转型问题待解

  3月27日,上海普天的子公司山崎电路板有限公司。此前上海普天宣布将出售这里的股权。

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:上海普天亏损、转型问题待解

3月26日,上海普天奉贤园区的工业园,这里入驻多家工厂。

  3月28日,上海,临近正午,位于徐汇区宜山路700号的上海普天信息产业园门口,员工或者外卖员进进出出。产业园外侧,是上海地铁9号线“桂林路”站的一个出入口,周围为数不多的几家餐厅坐满了吃午饭的白领。

  上海普天信息产业园,占地面积150亩,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。据上海普天官网介绍,截至2018年6月底,园区在册企业超过100家,其中属地注册企业超过60家,有14家上市公司。

  不过,“14家上市公司”的数据或许很快就会改变。3月22日,园区内的上市公司*ST上普(以下简称:上海普天)宣布,公司计划主动退市。

  上海普天全称“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,前身是1951年的华东邮电器材厂,是国内最早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之一。1993年,上海普天在A股上市。2014年以来,上海普天陷入困局,资金问题待解、产业转型艰难、财务造假、巨额诉讼等摆在上海普天面前,公司进入连年亏损,被暂停上市的境地。上海普天的实际控制人为央企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中国普天),最终控制人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。

  3月22日,上海普天宣布计划主动退市,并且控股股东中国普天愿意折价回购股东持有的上海普天股权,被业界评论为“有积极示范效应”,但也有投资者认为,中国普天的回购价格“没有诚意”。

  3月25日至28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上海普天,并走访旗下产业园、部分子公司。3月28日,上海普天董事会秘书李中耀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回应,主动退市和被动退市,主要是考虑股民的利益。主动退市的方案提出,体现了央企大股东中国普天的担当。退市方案中股价的确定,“是遵循一定的游戏规则的。作为国有企业,既要考虑保护股民的权益,也要考虑对国有资产的使用。”

  主动退市

  现金选择价格引争议,公司希望股民积极投票

  3月25日,新京报记者走进普天园区内部,一栋看起来较为老旧的A3办公楼映入眼帘。一共6层,是上市公司上海普天的办公地址。大楼外乳白色的瓷砖已斑驳,楼体外立着的名牌碑上,“上海普天邮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几个蓝色大字蒙着一层淡黑的尘土。进入大楼,印有“中国普天”几个大字的前台处已没有员工办公,左侧宽敞的大堂,堆满了暂时弃置的办公桌椅。

  记者了解到,由于地铁线路改建的需要,这栋A3办公楼即将废弃,上海普天也即将搬离这栋待了几十年的办公地。

  4月9日,这里还将召开决定上海普天命运的一次股东大会:用股东大会投票的方式,决定上海普天是否主动撤回A股和B股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,并在取得上交所终止上市批准后,转而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转让。

  “一枪定生死”,3月28日,上海普天董事会秘书李中耀对新京报记者说,“4月30日是我们最后的日期,在这个日期之前,我们主动退市没有着落的话就走强制退市这条路。”

  4月30日,将是所有上市公司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的最后时间点。在这之前的1月31日,上海普天已经公告,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.6亿元至1.8亿元。这将是上海普天连续亏损的第4年。在其2017年度报告发出后不久的2018年5月22日,上海普天就收到上交所决定,暂停公司股票上市。

  主动退市和被动退市成为两条路。主动退市方案中,中国普天作为上海普天的控股股东,为异议股东在内的其他全体股东提供现金选择权,现金选择权的价格为A股:6.74元/股;B股0.416美元/股。

  被迫暂停上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上海普天的A股收盘价停留在7.69元/股;B股收盘价停留在0.4美元/股。有声音认为,上海普天的现金选择价“缺乏诚意”,也有评论认为,上海普天的主动退市“具有示范效应”,有股民表示可以接受这样的主动退市方案,比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不确定性要好。

  命运的转盘此刻变成一把左轮手枪,选择是否按下开枪键的人,正是上海普天3.64万户股东。

  上海普天希望股民积极参与此次投票。3月28日,李中耀称,目前的定价是在综合考虑法规要求、过往案例、投资者利益几方面因素后的结果,“相比较强制退市,提供现金选择权是大股东的额外付出,体现了大股东最大的诚意。”

  索赔未完

  曾经业绩造假,公司多次遭处罚

  3月31日,上海普天的投资人之一谭勇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虽然内心接受了上海普天的主动退市方案,但不会参与投票,“我不会要现金选择权,看有没有机会再回来。”

  上海普天在2014年财务报告中虚增业绩,曾引起众多投资者的索赔。

  2018年1月,中国证监会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,揭露了上海普天的违法事实。

  上海普天为弥补2014年度利润缺口、完成利润指标,2014年9月至11月,上海普天与上海晟飞商贸有限公司等公司之间的3笔三方贸易共导致上海普天2014年度虚增营业收入4261.75万元,虚增利润总额998.4万元,占上海普天2014年度合并财务报表利润总额1354.96万元的73.68%。上海证监局称,在上述三方贸易中,贸易合同的标的货物相同,签订合同及支付款项的时间相同或相近,在流程上均是由上海普天对外销售,最后又由上海普天购回,贸易流程与资金划转形成闭环,且所涉及的货物均以虚拟库的形式出入库,不发生实物流转,属于虚假贸易。

  2014年财务造假的事情东窗事发后,上海普天在2018年3月收到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,此后不断有投资者向上海普天索赔,要求上海普天赔偿投资差额损失。

  从2018年11月上海普天发布的诉讼情况来看,当时就已经有97位投资者起诉上海普天,相关案件处于尚未开庭审理状态,涉及金额已经达到了2279万元。

  3月31日,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刘冰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自己接手的案子中已经代理了3起向上海普天索赔的案子,但都尚未开庭审理。因存在案件的揭露日争议,另有一些投资者尚未正式起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2月,上海普天再次收到行政处罚告知书,因上海普天未在规定时间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、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,上海普天及相关当事人遭证监会处罚。

  业绩滑坡

  曾经的高新技术企业,近年连年亏损

  1951年8月,华东邮电器材厂在上海成立。至今上海普天的官网上,还保留着对上海普天“曾经研制出中国第一台电传机、第一架载波机,创造了近千项科技成果”的介绍。

  1981年,华东邮电器材厂更名为邮电部上海通信设备厂。1992年,上海市将上海普天列入十家高新技术通信产业企业之一。1993年,上海普天股份制改革后成功在A股上市。

  上市之初的上海普天,是国内专业生产高技术通信产品的骨干企业,当时的在职员工就有2500人,其中36%的员工具有专业技术职称。

  通信产品的迭代日新月异。无线通讯市场开始扩大时,上海普天就继续扩展业务,开始从单纯有限光传输产品到生产有限、无线通信设备生产等业务的转型。

(注: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,责任编辑:刘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