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拉善新闻网-阿拉善新闻门户

全国政协委员徐自强:建议允许对危重患者直输O型血

2019-03-14 09:29:14     来源:阿拉善新闻网     作者:刘欣

  徐自强 建议允许对危重患者直输O型血

 

全国政协委员徐自强:建议允许对危重患者直输O型血

 

全国政协委员、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徐自强。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徐自强从业20余年,一直工作在距离死亡最近的阵地上。

  “都说急诊科这个门是一道生死门,进来的人有可能活着出去,但也有很多抢救不过来。”

  见过了太多生死,徐自强时常感到惋惜,因为很多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。例如,如果大家都懂得急救知识,就能在第一时间挽救很多人。因此他曾提过提案,呼吁普及全民急救知识。

  再比如,如果危重创伤患者进入急诊室后能立刻输注O型血,一边输血一边再抽血送检、配同型血,就能在死亡线上争取一个多小时。

  “大多数医疗机构还是采用先抽血送检,进行交叉配血,待配血结果出来后再领同型血回到临床科室进行输血。一来一去,走完流程,一般情况下要耗1小时以上,而创伤急救的黄金时间就失去了。”

  今年,徐自强带来的提案就是,在法规中明确,让医疗机构可以对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注未配血O型血。

  谈提案

  直输O型血赢抢救时间 常规流程无法及时救患者

  新京报:你今年的提案关注什么内容?

  徐自强:今年的提案是建议国家卫生主管部门修改《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》,增加“对危重创伤患者可以直接输注未配血的O型血”的条款。另外,建议修改配套的《临床输血技术规范》,在相应条目中制定“危重创伤的判断标准和直接输注O型血的操作流程”。

  新京报:可以理解为,抢救时对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注O型血?

  徐自强:对,其实有些国家已经实行了。在以色列,危重创伤患者需要紧急输血时,血库立即提供O型血到急诊科,快速、高效抢救。美国急救医疗系统(EMSS)制定了医学转运空中手术急救制度,医院急救室储备O型、RhD抗原阴性的红细胞成分血,对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O型、RhD抗原阴性血。

  在国内,四川华西医院、深圳的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和南山区医院为了赢得抢救时间,也对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未配血的O型血。

  但大多数医疗机构还是采用先抽血送检,进行交叉配血,待配血结果出来后再领同型血回到临床科室进行输血。一来一去,走完流程,一般情况下要耗1小时以上,而创伤急救的黄金时间就失去了。

  新京报:所以医生也可以主动选择为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注O型血?

  徐自强:临床医生及血库管理人员在抢救危重创伤患者时,面临着艰难抉择:直接输O型血,可以赢得抢救时间,但没有法律法规作支撑,要是没有救过来,家属可能认为是因为输的血型不对导致死亡;走常规流程配血后输同型血,浪费了宝贵的黄金时间,患者可能得不到及时的救治。

  制定政策支持为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注O型血,不仅是临床技术问题,更是法律、伦理问题。2013年,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师分会专家发表了《特殊情况紧急输血专家共识》,提出允许医生采取紧急输血措施,在血型不明时紧急输注O型红细胞。但这不是国家卫生主管部门的法规或条例,权威性不强,所以没有很好地执行。

  谈急救

  国内急救知识普及率很低 呼吁普及全民急救知识

  新京报:你一直呼吁普及全民急救知识,是受到什么触动?

  徐自强:最主要是看到每年夏天都有很多学生溺水身亡,很多时候是人被救上岸了,但是没有及时急救,或者用了错误的急救方法。

  我在工作中也发现一些问题。比如有人心脏骤停以后,旁边人如果伸出援手做胸部按压,一部分患者是有可能救活的。但遗憾的是,即使旁边有人看到了,也不知道怎么施救,只能干着急。等120急救车到现场以后,黄金时间已经过去了。心脏骤停以后4-6分钟没有及时抢救,患者可能就抢救不过来了。

  一些国家的急救知识普及率很高,有很多志愿者会心肺复苏、排除气管异物等操作,但国内这方面知识普及率就很低。

  新京报:每年在你手上通过心肺复苏抢救过来的患者有多少?

  徐自强:通过心肺复苏救活的危重患者不到10%,10个心肺复苏的患者当中,难有一个复苏成功的。为什么复苏成功率这么低?是因为在现场没有及时做心肺复苏。很多患者心脏骤停以后送到我们这里时已经太晚了,如果在现场就开始抢救,一边抢救一边转运,这样的患者到急诊科以后,复苏成功率才会更高。

  新京报:老百姓学习急救知识,最重要的是什么?

  徐自强:有一种说法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,急救也需要一定的知识。比如万一患者本身有其他创伤,你不知道,也观察不到,这时候做心肺复苏,可能会加剧患者的病情。

  我们普及急救知识时会告诉老百姓,怎么判断这个患者是否需要复苏。方法很简单,几分钟就能学会。例如实施心肺复苏有几项指标条件,我们会教大家,哪几个指标达到了,就需要胸外按压。胸外按压的判断很简单,不要很高的文化、很多的知识。

  学会了以后,可能按压的质量不好,但只要按压了,总比不按压好。如果一点都不动,眼睁睁看着患者死去,那就没有希望了。

  新京报:你们自己在做急救知识的培训吗?

  徐自强:我们每年都做,我们培训的主要是基层医务工作者和社会志愿者,都是免费培训。到了夏天,对那些有游泳池的单位,我们也建议工作人员来学习。另外,我们进机关、进学校、进社区,还对一些中小学生开展培训。

  谈职业

  直接挽救患者生命 急诊科医生最具挑战性

  新京报:你在急救科工作20多年了,这个工作给你带来了什么成就感?

  徐自强:我刚工作的时候,很多医生都不想去急诊科,因为急诊科很辛苦,风险也很大。当时我在急诊科轮科的时候看到,好多急诊科的患者躺着进来,经过急诊科努力抢救以后,奇迹般地站着回去了。我觉得急诊科医生很直接地挽救患者的生命,最有挑战性。

  当时还发生了一件事。原来我们医院急诊科还负责院前急救,也就是120这块。有一天我随车去接一个患者,患者自己说是胃痛,因为之前有医生诊断,说需要做个胃镜。当时患者已经痛得大汗淋漓,我判断应该不是胃病,就直接将他送到了急诊科。他一到急诊科心脏就停跳了,我马上给他做复苏,最后患者活了下来。做心电图以后发现其实是心梗。

  这次经历对我触动很大。患者40多岁,是家里的顶梁柱,作为一个急诊科医生能把他救回来,很有挑战性,所以我想那我就待在急诊科吧,一下子就20多年了。

  大多数医疗机构还是先抽血送检,待配血结果出来后再领同型血回到临床科室进行输血。一来一去,创伤急救的黄金时间就失去了。

  制定政策支持为危重创伤患者直接输注O型血,不仅是临床技术问题,更是法律、伦理问题。——徐自强

  新京报记者 倪伟 邵骁歆

(注: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,责任编辑:刘欣)